•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俄国史上最惨沙皇几个月大继承皇位却被终生囚禁当做疯子对待

当几个月大的婴儿伊凡六世登上俄国的皇位时,巨大的权力、特权、财富以及领土似乎都已归他所有,如果他能长大成人,便可以统治18世纪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在传奇色彩浓郁的罗曼诺夫宫廷里,每个人都在追逐至高的荣誉和地位,这是一个野心和阴谋主宰的时代。

获得普列奥布拉任斯基军团鼎力相助的彼得大帝的女儿伊丽莎白·彼得罗芙娜手持银色十字架向冬宫前进。这是一场不流血的政变,伊凡及其父母被捕。伊丽莎白头戴皇冠开始了长达20年的统治,而小男孩以及家人都被囚禁。善于嚼舌头的大臣和新女皇的猜疑导致小伊凡灾祸连连,人生之路坎坷无常。

伊凡和他的双亲被关在白海边霍尔莫戈雷的一个监狱里,他们被分开关押,伊凡的父母以为儿子在很远的地方,而伊凡也不知道他的父母就在几十米外。在这个悲伤、荒凉的地方,伊凡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

据说,这个小男孩充满了阳光朝气,却只能待在监狱里遭受虐待。伊凡没有玩伴,也见不到其他小孩,很少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连晒太阳的机会也没有,他只有在夜间才能在严密的看守下蒙上双眼来到牢房外面。残酷的环境很快开始对小男孩的身心健康产生负面影响,而伊丽莎白女皇对此不仅无动于衷,而且疑心越来越重;后来她下达指令,如果有人试图劫狱,就立即杀死伊凡。

孩童时期的伊凡只有被关押的记忆,他被从父母身边带走之后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识字不多,也没有机会上学。他被从自己珍视的一切中驱逐出来,扔进冰冷的隔离空间,这样的处境就算是成年人或者顽强的罪犯都难以应对。伊凡父母以前经常提醒他不要忘记自己是谁,这位年轻人清楚地记得与生俱来的权利以及被夺走的东西。

无论被囚禁了多少年,精神状态有多恍惚,他从未忘记自己曾是俄国沙皇。随着囚禁的时间越来越长,伊凡也变得越发羸弱,可他仍以沙皇自居,但这个身份在霍尔莫戈雷荒凉偏僻的监狱里毫无意义。在重兵的看守之下,这个被当作无名氏的小男孩孤独地活着,他永远也无法逃脱。

尽管女皇煞费苦心,可人们还是记得伊凡和他的母亲,而且时不时地传出其命运和关押地点的流言。伊丽莎白压根就不想听到这些流言,她竭尽所能抹除这家人残留的痕迹。1746年伊凡的母亲安娜去世,1774年伊凡的父亲去世,两人去世前均未能和自己的儿子团聚。小沙皇实际上已经被从这个国家的历史中抹去了,但从以往经验来看,这是最糟糕的解决办法,因为这种方式反而会刺激谣言的加速传播。伊丽莎白决定再次对伊凡下手,她一定要让民众彻底忘了他。

16岁的伊凡被带到人生最后一站,令人生畏的施吕瑟尔堡要塞。在这座新监狱里,他被戴上镣铐,孤独地生活在完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1762年伊丽莎白去世后他也没有得到赦免,即便新沙皇前去探望,伊凡也是枷锁缠身,被当作疯子对待,依然无法得到自由。当然,彼得三世和叶卡捷琳娜大帝也不会释放对自己皇位有威胁的人,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改善他的监狱生活,就让他困在那里直至腐烂。

曾经的沙皇早已变成疯子,人们渐渐将其遗忘,但还有一个人记得这位被废的小男孩。这个人就是野心勃勃的施吕瑟尔堡守卫瓦西里·米罗维奇中尉。1764年他计划发动要塞政变,想要解救伊凡,然后靠伊凡逼迫叶卡捷琳娜大帝退位。他悄悄地谋划着一切,并且在要塞的守卫中纠集支持者,最后他终于确定了行动的时机。

米罗维奇和同伙大步冲进监狱,看守伊凡的狱卒听到骚动声,立刻按照很久以前“如果有人试图劫狱,就立即杀死伊凡”的命令行事。他们来到牢房,一剑就杀死了伊凡,这个虚弱的年轻人根本没有机会抵抗,他注定再也无法戴上俄国的皇冠。

这是俄国历史上一出黑暗悲剧的最后一幕,我们只能为伊凡凄惨的命运哀悼,这个小男孩几乎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成了囚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