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东欧“性旅游”:“高潮之都”立陶宛为什么自称“欧洲G点”?

“你的天堂,她的地狱?”一说起东欧,有人就会马上想到“性旅游”。“立陶宛在哪里?除了熊、苏联、‘波三小’的烂梗之外,还会有什么印象?”

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就做到了。不但英国、法国、美国等国际媒体争相报道,网络关键字搜索频率一飞冲天,广告甚至还上了收视率较高的美国脱口秀节目《上周今夜秀》,主持人约翰·奥利弗还半认真半搞笑地说,立陶宛这个策略的确奏效了:

“要是没这么做的话,你以为我们今晚会讲到立、陶、宛这三个字吗?当然不可能啊!”

他们怎么做到的?“性”。在这场策划中,维尔纽斯观光局将该城市称作“欧洲的G点”,形容这个地方如神秘的G点一样,“没人知道它在哪,但只要找到它,就是无尽欢愉”。让约翰·奥利弗(John Oliver)高潮的立陶宛广告如下☟。

对,大家没看错,维尔纽斯观光发展局推出的一系列广告短片和海报,就是以“欧洲G点”这个名称来进行营销,主打不为人知的“极乐天堂”。

不仅如此,立陶宛还推出了线上测试,帮忙打造旅客“个人专属的欢愉地图”。受访者会被问到一堆很容易让人想歪的问题,测验题目包含“‘用对道具,经验加倍’,这句话你同意吗?”“越爱用舌头越好”“香汗淋漓才舒服”,接着系统就会提供一组“欢愉卡片”,让人选择感兴趣的秘密景点。

这个超劲爆的广告点子,一开始其实是2016年由3个年轻人在校学生策划的低成本制作。没想到过了2年,2018年因“微煽情城市营销策划”竟然被挖出来转发到网上,瞬间就引发轰动,这才让维尔纽斯观光发展局找上了他们。

其中一位原创拉玛诺司凯斯(Jurgis Ramanauskas)解释,“欧洲G点”这个点子原本是闹着玩的,没想到一讨论起来,发现这个比喻实在是太妙了,说到大家的心坎里。没听过不要紧,“欧洲G点”重点就是要向国外推销维尔纽斯的好,让国外旅客深入探索不为人知的美妙所在。

搭配这个抢眼且煽情的概念的,是一张同样意味深远的照片。维尔纽斯观光局使用的主视觉照片中,一名女性躺在一张印有欧洲地图的被单上,眉宇之间流露出享受高潮的表情,一手则向上紧紧抓住被单,而她紧握之处就是维尔纽斯在地图上的所在地。

维尔纽斯观光局还同步推出三部“看到城市就高潮”的广告短片。每一支短片都特写着一名主角“余味无穷”的表情,再将镜头拉远,揭开主角原来是欣赏维尔纽斯的观光景点才达到高潮,直截了当地呈现城市之美。

“欧洲G点”是针对年轻人的关注点来设计,看到的人多半也都是会心一笑。然而,在立陶宛这个天主教国家,有一群人可是笑不出来,他们就是教会神职人员。

连维尔纽斯大主教都出面表示反对,认为这不只是天主教国家形象的问题而已。他语重心长的表示,“欧洲G点”这个营销策略,“可能会加深维尔纽斯作为‘性旅游’都市的形象,也是对女性的性剥削。”也就是说,借用女性的性高潮来做宣传,只会收到反效果,反而让欧美游客相信“东欧团”或“东欧女生就是EASY”是真有其事。

面对宗教界的质疑,维尔纽斯观光局坚称广告没有违反善良风俗,顶多就是淘气了点而已:“我们从头到尾都非常清楚,不该有太超过的或画面。”

“欧洲G点”闹得沸沸扬扬,连立陶宛时任总理思科威尔内里(Saulius Skvernelis)也出面,表示这样的宣传手法虽然“有点奇怪”,但总而言之并没有踩到民主国家的红线。

尽管知名度很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拥有极为丰富的观光资源,从世界遗产到绿地、夜生活到文化艺术都应有尽有。

维尔纽斯如此大胆的营销手法,不仅被政府背书,网络上反应也是一片倒地为广告叫好,认为实在是创意可圈可点。不过,担心被污名化为“性旅游都市”这样的说法,也不能完全说是空穴来风。

一般人对东欧的刻板印象中,不乏对于东欧作为“正妹圣地”的幻想:东欧美妞就是金发碧眼、性感窈窕、打扮时尚、爱家从夫,只要有钱的话,也会倒贴宅男。这样的幻想,不管在亚洲还是西方都大同小异。

尤其在19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东欧剧变与苏联解体后,突然要采用市场经济的“震撼疗法”,许多在国营企业服务的工人一夜之间失业,存款更是变得一文不值,失去依靠的民众只能在困难边缘挣扎度日。时局混乱、饥寒交迫之下,找到来自西方的外国男人嫁了,希望可以过好一点的生活,就成了部分女性(以及男性)的出路。

另外,靠自己上街揽客,当伴游或提供特殊服务以解决温饱的,也大有人在。尤其是紧邻富裕国家的中东欧各国,就是面对“捡便宜”的男性大举入侵的第一线。比如邻近德奥两国的捷克边境小镇,和芬兰赫尔辛基有渡轮频繁来往的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当地人面对某些特别前来“观光”的德国人、瑞典人和芬兰人,情绪之复杂可想而知。

当时,到中东欧出差或旅游的人士,只要表示自己来自西欧或美国,马上就会给人留下“这一定是有钱人”的第一印象,身边要有美人簇拥当然不是难事。这样的现象通过口耳相传和主流媒体报道,“,就去东欧”的“性旅游”印象,让西方有钱却为单身所苦的男性趋之若鹜,纷纷来到中东欧寻芳、找老婆,“东欧性旅游”就如此成为了热门话题。

但另一方面,这样的现象却也难逃异样眼光看待。一提到东欧,有人就会马上想到“性旅游”。这些人不仅想像力丰富,刻板印象更是五花八门,其中比较偏激的,会认为这些东欧女自甘堕落,跟脑满肠肥的欧美老男人拍拖,线年,爱尔兰媒体就刊出一篇《在这里,丑男也能撩妹》的奇文,引用一位“长住东欧”的金融男的说法。

这种对于东欧女又爱又恨的心态,造就了去东欧自吹自擂的“欧美千人斩”。美国知名“男权至上主义者”罗许(Roosh V),提倡男人应该能“合法”那啥女性,到处开班授课如何“勾搭”女性而恶名昭彰,他到波罗的海三国跑了一圈后,写下了惊世骇俗的《搞上波罗的海》三部曲。

在接受立陶宛媒体采访时,罗许还大言不惭的表示,表示自己会到波罗的海三国四处“插国旗”,进行人与人的连接,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男性雄风罢了。不过,罗许不小心说漏了嘴,抱怨立陶宛女性根本不符合“拜金东欧女”的刻板印象。

想要寻欢作乐的欧美男人,带着这样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来到中东欧国家,往往对当地女性造成严重困扰。一部直击美国男子组团前往乌克兰南部敖德萨进行“性旅游”的纪录片中,就访问了一名敖德萨当地的年轻女生,她抨击这些素行不良的西方男子,自以为可以靠钱骗到一夜温存:

“他们认为我们很穷、很不快乐,所以不管要什么我们都会点头同意,但才不是这样呢!”

她还抱怨,那种被手握啤酒杯的男子直盯盯瞪着看,被当作商品检视的感觉,真的非常不愉快。一名在基辅开酒吧的歌手也表示,刻板印象的确是性旅游业推波助澜的帮凶。

这样令人不舒服的画面,不只是在乌克兰上演,拉脱维亚人也是心有戚戚焉。加入欧盟和申根区后,随着廉价航空推广,喜欢出国办告别单身仪式闻名的英国人,很快发现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不仅价格低廉,旧城区更是酒吧林立。于是,里加就成了新郎跟密友买醉的好去处。

一个城市会沦为那种男性和记者口中的“欧洲子宫”,究竟是谁的错?对部分保守群体来说,当然是女性自己不洁身自爱,才会吸引外国男子来此地寻欢作乐。

2007年,拉脱维亚保守团体发布了新广告,在观光区宣导“性旅游=恐怖攻击”,要当地女性面对外国男子请客时,不要轻易用自己的肉体作为交换。负责该广告宣传的一名女性表示,现在很多女生都不敢到旧城区了,因为游客以为可以轻易用“包换鲍”。该名业务员认为,这是攸关国家形象的问题:

“我们不想被外国人当做可以来便宜找人睡的地方,我们不想变成波罗的海的‘子宫’。”

然而,激进的女权团体FEMEN却认为,问题不在女性身上,而是体制压迫和执法不严的问题:每个乌克兰女生身上都背有沉重的包袱,就是西方所加诸的刻板印象,认为他们都是“物美价廉的充气娃娃”。

FEMEN来自性旅游业闻名全球的乌克兰,她们大方脱掉上衣博取媒体关注,他们带着“乌克兰不是‘技’院”的标语走到街头,抗议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积极取缔在乌克兰明明是违法的特殊产业。所有女生都可能变成特殊产业的下一个受害者。

保守团体和激进女权团体即便对于性旅游的罪魁祸首争的面红耳赤,但至少都对性旅游坏处有所认知。一部探讨里加性旅游的纪录片中,就有多位受访者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认为政府没有鼓励,但是如果有女性想下水揽客,不仅能带来收益,还能提升拉脱维亚的经济,何乐而不为?

不过,当普通市民的观点,从官员的口中说出来,就变成了政府无视体制问题,而一味将“性旅游”归咎为“个人行为”的借口。2012年,白俄罗斯体育暨观光副部长在电视上被问到对白俄罗斯特殊产业蓬勃发展的看法,他当时竟然大方表示:

“我们白俄罗斯不鼓励性旅游,不过要是有兴趣的话,那就来这边找找看,和女孩们见见面,娶妻结婚嘛。”

维尔纽斯2018年前3个月吸引了21万名旅客,跟2017年同期相比,增幅为7.5%。2018年,整体的观光人数增长了12.5%,来自德国和英国的观光客更是分别增加了37.8%和20.5%。2019年,维尔纽斯推出的新一波策划,围绕着“在异国城市漫步迷路”的概念,鼓励观光客在这个小城市中,用双眼和双脚探索每一个城市角落。

但话说回来,要说“欧洲G点”这个广告,会导致立陶宛性旅游业蓬勃发展,有待观察。毕竟,邻国拉脱维亚早已抢占先机,不仅观光业盛行,特殊产业也是合法的,名声早就打响了。相较之下,立陶宛不仅全面禁止特殊产业的发展,对西方旅客来说仍是较为陌生的地方。

要是哪天欧美男人开始转进立陶宛,立陶宛准备好了吗?无论如何,“欧洲G点”的争议广告要是能在大笑之余,激发观众对于性旅游业的反思、以及当地与中东欧女性处境的话,这样争议性极高的广告,也可说是功德圆满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