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斯大林元帅的病重:完美的俄罗斯领袖之路

摘要:俄罗斯君主的权力来自俄罗斯人民的畏惧,但君主也有弱点,他会生病,他会犯错。因此,一个完美俄国君主不能只是满足于俄罗斯人民畏惧他的强大,还需要让俄罗斯人民畏惧他的虚弱,只有这样,他才能成为没有缺陷的俄罗斯领袖。

俄国大元帅斯大林很喜欢该国历史上的著名沙皇伊凡雷帝,并处处模仿后者,包括对长子的态度,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与斯大林元帅一样,伊凡雷帝的统治是建立在血腥与征伐的基础上,在一群混乱和虚伪之上,建立了自己的权威。为此沙皇深信让人恐惧要比让人爱戴更为可靠的政治哲学,并矢志不渝地予以贯彻到极致。

然而,人心的叵测总是无处不在,帝王的强大并非无懈可击。伊凡雷帝深知这一点,因此,善于创新的他,常常以自己的方式弥补这种无法避免的缺陷。在伊凡雷帝权力生命中,他常常装作重病将死的样子,同时派遣自己的使节以无比苛暴的方式对那些大贵族们训话,以此测试大贵族们的反应。如果某些人欣喜若狂,或者胆敢蔑视、甚至反抗沙皇的使者,那么这些人和他们的家族将迎来沙皇“病体立愈”之后的残暴报复。

伊凡雷帝对此颇为自得,他久试此法后,沙皇桀骜的将军与贵族们终于由内而外的慑服于主君的暴虐,这些斯拉夫武士逐渐变得如被阉掉的公狗般温顺驯服。等到沙皇真的殡天,大臣们唯一的动作并非如前辈们那样阴谋作乱,而是基于巨大恐惧折磨之下的疯狂痛哭,就像训练猎犬一样,伊凡雷帝彻服了俄罗斯最聪明、最强大的那群人。

在大元帅的统治生涯中,他总是对一点深信不疑,那就是无论俄罗斯人口头上多么恬不知耻地赞美自己,斯大林依然认为这不过是潜在敌意的怯懦掩饰而已,他深信他的俄罗斯敌人要比看到的要多,他的臣仆要比表面上热爱自尊。因此,为了消灭这些潜藏的敌人和自尊,斯大林元帅多次尝试学习伊凡雷帝的手法——每当遇到重大挑战,他就常常装作虚弱甚至退隐的样子,以测试廷臣的反应——最著名的测试,来自苏德战争的初期。

1941年6月22日,德军对苏联发动了大规模突袭,几天之内,俄国军队遭到了毁灭性的惨败,那是斯大林权力生涯中最灰暗的日子。战争爆发后,面对种种令人窒息的讯息洪水般涌入,他陷入了恐惧,由于此前斯大林坚信战争不会爆发,并力驳那些怀疑者,因此当战争真的到来并演变为一场国家灾难时,斯大林有理由相信,俄国朝野将会对这位自诩无所不知、战无不胜的领袖产生质疑——他似乎感觉到追随者敬畏眼神下无法掩饰地不屑和叛意,为此,甚至没有发表随后的战争演说,而是让他的亲信莫洛托夫替代。

战争爆发第一天,斯大林跑到国防人民委员会,只是为了获得前线的情报,当对面痛哭的朱可夫告知斯大林,谁都不清楚前线情况时,面对下属的愤怒和疑虑,斯大林叹息道,“列宁留给我们伟大的遗产,但我们,他的继承人,却挥霍了这一切……”(米高扬《事情是这样的》)

从那天起,斯大林在自己的别墅里躲了起来,他不参加政府工作,也不参加军事指挥,任凭局势随波逐流,直到他的廷臣们“闯开”他的房门。

面对这种局面,作为除斯大林外资历最深的苏共领导人,莫洛托夫不得不率领苏共高层集体拜访斯大林,在路上,年轻的苏共高层人物沃兹涅先斯基愤怒地表示,“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您尽管勇往直前,我们都会跟您走”,意思是让莫洛托夫取斯大林而代之,他的建议很多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但莫洛托夫却不敢承担这个历史使命,相比于这些冒失鬼,他更清楚斯大林的把戏。不过,这些人最终还是闯入了斯大林的别墅。

据当事人之一的米高扬回忆,当他与众人涌入斯大林的饭厅时,斯大林看到来人并没有开心,而是略显惊慌的身子往后靠,他带着极为警觉的眼神探视来人,冷冷地问道,“你们来干什么了?”

目睹此景,米高扬写下了自己的感受,“斯大林的表情很警觉,很奇怪,提的问题也很怪异,要知道,按道理应该是他召集我们过来,我毫不怀疑,他当时认为我们是要逮捕他。因此,只有当斯大林听到莫洛托夫要求成立国防委员会,并以斯大林作为主席时,斯大林的表情才松懈下来。”而且,米高扬还暗示,“我毫不怀疑斯大林当时已经做好应对变故的准备。”

从此,斯大林不再故作虚弱,他重新以这种方式掌握了大权。至于沃兹涅先斯基为代表的那些怀疑者,则在后来的大清洗中被无情地消灭掉。

1949年3月的一天,沃兹涅先斯基被邀请到斯大林的别墅共进晚餐,酒足饭饱后还得到斯大林热情的拥抱。幸福的沃兹涅先斯基刚回到家就被指控故意压低计划指标,欺骗组织罪而免去一切职务,7个月后被捕处决。

实际上,斯大林与他的偶像伊凡雷帝的所作所为并不让人意外,俄罗斯君主的权力来自俄罗斯人民的畏惧,但君主也有弱点,他会生病,他会犯错。因此,一个完美俄国君主不能只是满足于俄罗斯人民畏惧他的强大,还需要让俄罗斯人民畏惧他的虚弱,只有这样,他才能成为没有缺陷的俄罗斯领袖。

而这,才是伊凡雷帝和斯大林元帅总是以自己的虚弱来测量人心的动机,就像某位伟大的俄国史学家所说的那样,一个彼得大帝式俄国领袖的作为就是,将他的弱点,变成人民眼里的力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