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比利时:夹在法国和荷兰之间比利时为什么看起来像两个国家?

说起比利时,相较于老牌的英、法等国,1830年才独立建国的比利时,也算是欧洲的年轻国家。

比利时并不大的国土被分成了南部的法语瓦隆大区、北部的荷兰语弗拉芒大区和首都布鲁塞尔的双语区共三个部分。

境内说法语的瓦隆人和说荷兰语的弗拉芒人看起来也水火不相容,以至于两个大区的情况看上去像两个国家

。甚至在素有“欧洲红魔”之称的比利时国家男子足球队中,也时有两族球员的内讧丑闻传出,一度被认为影响了球队的成绩。

▲比利时的三个行政大区当然,无风不会起浪。比利时会看起来像两个国家,不是因为他们天生就喜欢内讧,

(狭义上的低地包括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广义上还包括法国北部和德国西部的一部分)。低地正如其名,是欧洲大陆上一块相对地势较低的区域,这里地势平坦、水网密集、土地肥沃,在历史上长期由凯尔特人居住。当然了,未来的欧陆主宰会是罗马人,连凯尔特人在不列颠岛上的同胞都躲不过罗马人,还留在欧洲大陆上的低地凯尔特人自然免不了要体验一番罗马人的实力。

公元前58年,凯撒率领的罗马军队攻占了高卢,也顺带攻占了低地地区。不过帝国没能完全掌控低地北部。

,虽然二者所指的范围并不完全相同;而北部依然由“蛮族”们所控制。莱茵河成了这里的第一条分界线。

不过,罗马终究还是灭亡了的,现代比利时也正是在罗马帝国的废墟上慢慢成长起来的。罗马之后,日耳曼人中的一支—法兰克人,涌入了高卢地区,建立了法兰克王国,

。随后,现代的荷兰地区也被法兰克人纳入囊中,整个低地地区都处在法兰克王国控制之下。

受中世纪的封建制度影响,国家是由一级一级的封臣,和封臣的土地所组成的。即使是国王,也只能控制自己的封臣,因此也有着“我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的说法。所以,这一时期的低地都属于法兰克王国,但也仅仅是在名义上,法兰克的国王并不能直接有效的对低地地区进行统治。

封建时代在低地存在着弗兰德伯国等数十个小的封建国家,在南侧的国家因为较为靠近法兰克人的统治中心,受其影响较大,

在语言和习俗上更接近法兰克人,也就接受了法兰克人在拉丁语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法语,即为瓦隆人

至于北部的国家,因为远离法兰克人的统治中心,也就走出了自己的一条发展之路。

日耳曼人、凯尔特人、拉丁人共同在这里,逐渐形成了他们相较于法兰克人并不同的语言,即荷兰语的前身。至14世纪,这里的居民开始被称为弗拉芒人,他们的语言也就被称为弗拉芒语。

如果以比利时为起点,向南则是纯粹的说法语的人;向北则是纯粹的说荷兰语的人。唯独在比利时这个地方,说法语的人和说荷兰语的人杂居在了一起

。法兰克王国也没能逃过罗马帝国的命运。带给王国巅峰的查理曼大帝死后,一纸《凡尔登条约》让这个他缔造的帝国被儿子们一分为三。

法兰克王国之后,在中世纪的政治联姻之中,比利时的所有权,先随着勃艮第女公爵嫁到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又在哈布斯堡家族的分家中归属到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

最终在1714年因西班牙哈布斯堡家族绝嗣而引发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后,又回到了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手中

。说法语的和说荷兰语(弗拉芒语)的人,在说另一种语言的统治者控制之下自然不会有什么矛盾,

但要是另外一个说法语或说荷兰语的统治者来了,那免不了会有偏心的事情发生了

1789年,与法国大革命同时,比利时也爆发了寻求从奥地利独立的比利时革命

但革命还尚未取得成功之时,比利时就遭到了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入侵,成为了法国的一部分。

。法国政府宣布法语为比利时的官方语言,强行推行法语,禁止荷兰语在公开场合使用,遭到了弗拉芒人的强烈不满。

但法国的辉煌也没能维持太久,1814年拿破仑战败后,法国对比利时的统治旋即结束。

在1815年为重新制定欧洲秩序而召开的维也纳会议中,比利时又被划归了另一个使用荷兰语的国家——尼德兰联合王国(荷兰)

。在不断抗争下,1830年,当时的荷兰国王威廉一世取消了强制在比利时推行荷兰语的法令。

。既然法国和荷兰都无法降伏比利时,欧洲其它各国也不愿见到法国和荷兰其中任一国的势力得到增长。而比利时四周也是强敌环伺,英国、法国、普鲁士,没有一个是欧陆的善茬。

即使是出于自保的理由,瓦隆人和弗拉芒人最终也凑在了一起,建立了独立的比利时王国

比利时独立建国之初,官方语言只有法语一种,而非现在的法语、荷兰语和德语三种官方语言

,南部的瓦隆人依靠着煤矿和铁矿资源迅速发展,而北部依然主要是进行农业生产,发展程度远不如南部,根本没有和瓦隆人抗衡的资本。

在殖民热潮的大背景之下,新生的比利时也抓住了这个时机。在1885年欧洲列强瓜分非洲的柏林会议中,当时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攫取了近200万平方公里的刚果自由邦(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土地作为自己的私人领地。

。刚果出产的大量橡胶原料被运送回比利时进行生产加工,而加工后的产品也需要出口出去。因此,弗拉芒人聚居的比利时北部凭借着其濒临北海的地理位置,依托安特卫普等港口,由航运业兴起开始随即又发展出了金融业和新型工商业

,弗拉芒地区成为了比利时的金融中心,荷兰语也由此才获得了和法语相等的官方语言地位

,无法消除两族之间的矛盾和差异。不论是瓦隆人还是弗拉芒人,在自己的实力都得到增长之后,就更不服双方保持相平等的地位。

。而比利时虽然正式名称为比利时王国,但在2012年的宪法修正案通过之后,

,北部的弗拉芒大区和南部的瓦隆大区这两个不同的区域都被赋予了正式的自治权,而首都布鲁塞尔大区则由联邦政府直辖。

比利时的议会成为了两族间斗争的战场,也正是在议会的斗争中,两族把比利时硬生生的扯成了两份

。在比利时,除了国王和首相,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平分成了两份。内阁的席位两个大区各占一半,大臣们也是每个大区各设一位。

。大学为了以示公平,也要分成法语部和荷兰语部,甚至拆成两个学校,一边一个。也是因此,

不过,瓦隆人和弗拉芒人的矛盾也只这是这样,像两口子吵架,只是看起来热闹而已。这两个小家终究还是要在比利时这个国的庇护下组成一个大家

。虽然闹起来嘴上从来不留情面,瓦隆人认为弗拉芒人都是在背后算计人的小人,弗拉芒人觉得瓦隆人都是好吃懒做的懒虫。但到了身体上大家还是很诚实的,该办事办事,该合作合作。当然了,事办完了还是免不了要嘲讽对面两句,比如什么你一战跑得快啊,又或者是什么你二战投降早啊。

比利时也正就是这么一种状态。瓦隆人和弗拉芒人一起在比利时这个家里过日子,遇到矛盾双方各退一步,在底线之内去尽力协商。

虽然也时有争吵,但在政治、经济环境都还算稳定的情况下,比利时也在两族之间的争争吵吵中不断地发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