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红色猎人”二战中的德国国家足球队

13个月内击坠敌机高达200架, 1942年9月16日格拉夫(Hermamn Graf)成为二战德军第5位镶钻骑士最高战功勋章获得者。

摄于1939年夏,JG-51第1大队第2中队飞行员格拉夫在一架崭新的Bf-109E1战斗机前留影。

获得镶钻骑士勋章的7名昼间战斗机飞行员中,格拉夫 (Hermamn Graf) 算是比较“另类”的一个:他没有模范军人莫尔德斯的老成持重和举止风范,也不似30岁即成为将军的加兰德那般风度翩翩和不怒自威;他既无同龄人戈洛布的心机城府和高深莫测,也不具备马尔塞尤和诺沃特尼那样的出众外表与禀异天赋,更勿论哈特曼那“惊为天人”的飞行才华。但格拉夫与他们有一样,都是空战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

格拉夫有一段经历,在二战期间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不少德国足球精英保存了下来,在战后得到了极高评价。

1942年剩下的日子里,格拉夫终于可以远离战争,在荣誉光环的笼罩下松弛一下紧绷的神经,调理一下疲惫的身心。平心而论,格拉夫长相并不出众,甚至有些丑陋,连月酣战不仅让他几乎脱形,本就突出的颧骨也更加醒目,配上他标志性的鹰钩高鼻,整个人活像监狱里逃出的囚犯一样,唯一令人尚能感到活力的就是他掩饰不住的笑意和兴奋。

虽然希特勒和戈林禁止格拉夫执行作战任务,但他们也不会让这样一位英雄的才华被白白闲置。1943年1月28日,格拉夫被任命为驻法国图卢兹附近的“东线战斗机补充大队”(JagdgruppeOst) 的指挥官。这个大队训练的主要对象是那些已确定分配到东线战斗机的飞行员,他们临行前需要再由实战经验丰富的东线老手进行最后的强化训练。格拉夫是这个职位非常合适的人选,撇开战功和经验不谈,他待人平等,循循善诱,“对新手的特点以及在哪些方面需要帮助他们了若指掌”。27 他不仅受到飞行员们的崇拜,也赢得了他们的真心尊重和喜爱。格拉夫在新岗位上轻松裕如,完全没有东线的紧张压力和几乎令人崩溃的连续出击作战。

图卢兹的安逸生活重新燃起了格拉夫对足球的热情。他从大队中挑人组织了一支足球队,竟然还从附近的陆军单位中网罗到杜伊斯堡足球俱乐部的明星球员科拉夫克 (Bruno Klaffke)。格拉夫带着足球队四处比赛,也尽情地享受着地中海和煦的日光,连他自己都惬意地觉得“像在度假一样”。不过好景不长,3月中下旬,鉴于英美空军的“蚊”式高空轰炸机频繁轰炸德国本土,而德军毫无还手之力的窘况,戈林决定筹组所谓的高空战斗机单位,专司拦截英美高空轰炸机的职责,他命令格拉夫和伊勒费尔德分头组建高空战斗机单位。格拉夫非常高兴又可以升空作战,但舍不得扔下他的足球队,于是向戈林提出需挑选20名专家级飞行员 (当然包括“卡拉牙”中队的格里斯劳斯基、聚斯和菲尔格雷贝),还要求捎带那些“异常勇敢且技术出色的足球队员”。一直非常欣赏格拉夫的戈林爽快地答应了。不过,出于战机迟迟不能到位等多种原因,格拉夫直到6月中旬才有机会在威斯巴登-埃本海姆 (Wiesbaden-Erbenheim) 基地组建和训练他的高空战斗机大队。

摄于1943年夏秋,格拉夫与“红色猎人”足球队的成员们在比赛开始前合影。

有一天,格拉夫把国家足球队主教练赫贝格尔请到埃本海姆指点足球队员们。当晚,赫贝格尔对格拉夫说,有一些最优秀的国家队队员已被征召服役,从为德国足球留下一点人才的角度出发,能否请他利用影响力把他们从枪林弹雨的战场上解救出来。谈话过程中,格拉夫想起了自己1942年秋刚获钻石骑士勋章时曾造访过国家足球队总部,当时还曾欢愉地对主教练说“每次在足球队员们身边时总是感觉好极了。”赫贝格尔当时还曾回应道:“可能将来某个时候我会令你再次回忆起这些愉快的时光。”

格拉夫几天后赶到陆军人事局,没费多大周折就办妥了一些国家队队员的调动手续,这些人包括:“沙尔克04”足球队的埃彭霍夫(Hermann Eppenhof),他将在格拉夫大队负责地面控制台与飞行员间的无线电联络;“奥格斯堡施瓦本”俱乐部的著名后卫科赫 (Hermann Koch) 将出任格拉夫自己的地勤组长;科隆队的中场球员莫格(Alfons Moog) 将担任军械技师; “维也纳人”队的前卫汉莱特 (Franzl Hanreiter) 在东线是危险的布雷工兵,到格拉夫这里后将成为大队修理厂的文书;菲尔特足球俱乐部 (SpVgg Greuther Fürth) 的前卫球员巴梅斯 (Walter Bammes) 竟成了格拉夫的秘书!29 这些人每周二和周四下午进行专门训练,教练就是赫贝格尔,国家足球队在格拉夫的卵翼下又复活了!格拉夫保存德国足球精华的举动在战后得到了极高评价,他也尽最大努力保持其独立性,避免被纳粹政府控制的军体组织渗透。这支足球队的名字叫作“红色猎人”(RoteJger),建队后参加过50多场比赛,仅输过寥寥数场,战绩可谓相当不错。

摄于1943年秋, 格拉夫的“ 红色猎人”足球队在比赛前合影。后排右二就是德国足球史上最负盛名的瓦尔特,在格拉夫的努力下,此时他已从意大利前线调至格拉夫麾下

1943年7月,期盼已久的首批12架Bf-109 G5高空战斗机终于运抵埃本海姆基地,格拉夫驾驶着其中一架创下了14300米的飞行世界纪录。此外他还在拦截作战中击落了一架“蚊”式高空轰炸机。从7月24日起,以英国为基地的美国陆航第8航空队开始定期派出大批轰炸机“光顾”德国腹地。25日白天,第8航空队出动了100架以上的B-17“空中堡垒”轰炸汉堡,而英国皇家空军头天夜间刚在这里掷下了成千上万的炸弹。7月28日至30日期间,美国陆航第8航空队在白天轰炸凯塞尔 (Kassel) 时曾遭到格拉夫大队的截击,但大队的战绩却不尽人意,只有格拉夫自己在困难的空战中击落了一架B-17。8 月5日,格拉夫的老友格里斯劳斯基伤愈出院,被他请来担任第1中队中队长,聚斯和菲尔格雷贝也都被分配到第1中队。十天后,格拉夫大队的正式番号变成了JG-50,虽是联队架构,但仅有大队的实力,只有20余架Bf-109 G5和G6战斗机。格拉夫所部在拦截高空轰炸机时的战绩很差,多次作战中只有他自己击落过一架“蚊”式轰炸机,随后JG-50的主要任务被改为拦击盟军的四引擎重型轰炸机。8月17日,美国陆航第8航空队的数百架轰炸机分作三个梯队,前去轰炸梅塞施密特飞机厂和滚珠轴承厂等重要军工企业。德军第1夜间战斗机联队 (NJG-1) 和JG-26负责拦击中间和最后的两个梯队,而带头的梯队则由格拉夫的JG-50负责,另外格拉夫还得到了同驻埃本海姆基地的JG-104、JG-106两个训练联队的支援。在最终飞抵德国的315架重型轰炸机中,有60架被击落,4架因受损过重而报废,168架需大修,超过550名美军飞行员和机组成员丧生。德军损失了46架战机,另有28架受重创,格拉夫联队损失了两名飞行员,但击落了11架重型轰炸机。美国陆航第8航空队一战损失了20% 的轰炸机,有一个多月没有力量和勇气再来执行类似的任务,格拉夫则利用一切时间享受足球带来的放松感和乐趣。

TOP